成功典范 ∠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成功典范 >
捞中国的钱去英国当爵士李嘉诚又要回来吸血了?
发布日期:2021-10-26 23:13   来源:未知   阅读:

  888300co香港牛魔王2015年9月,新华社旗下智库机构“瞭望智库”发表了《别让李嘉诚跑了》一文,痛斥了李嘉诚从中国疯狂套现跑去欧洲买买买的行为。

  文章中作者认为,低买高卖虽然是资本逐利的必然,但李嘉诚从中国带走的巨额财富,基本都来自于基础设施、港口和地产等,这些领域没一个能离开官方对他的大力扶持:

  “在中国经济遭遇危机的敏感时刻,不停抛售,造成悲观情绪在部分群体中蔓延,其道义的高点,已经失守。”

  距离瞭望智库发表这篇文章已经过去6年了,李嘉诚累计从中国大陆和香港套现了3700多亿元,一路“唱空”中国经济。

  李嘉诚算是比潘石屹更早开始践行先富先跑路的商人了。他把这些钱带去了欧洲,成为了西方媒体口中那个“几乎买下了英国”的老人,被英女王亲自授予爵士勋章。

  10月5日,威马汽车宣布,预计将获得约5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其中,超过3亿美元的D1轮融资,由电讯盈科和信德集团领投。

  威马汽车是中国造车新势力紧跟“蔚小理”的佼佼者。细挖下去,会发现这不是李嘉诚第一次出手大陆的新能源产业。

  2021年,李嘉诚旗下的长江基建和国网电力达成合作意向,将投资25亿元参与新能源项目。

  加上今年在成都和上海连拿两块地,以及悄悄增持自家股票。是的,李嘉诚确实又要回来了。

  他12岁跟随父亲逃避战乱,来到香港。此后,他打过工,跑过堂,靠塑胶花生意发家,打造了一个市值约1万亿港元、分支机构遍布53个国家、拥有逾23万雇员的巨型商业王国。

  曾几何时,到香港坐出租车和司机讲起李嘉诚,十个有九个会竖起大拇指,称他做“李超人”。

  直到2010年,一本书的出版,让李嘉诚和几位香港富豪突然被置入了舆论风暴中。

  这本书的名字叫做《地产霸权》。作者潘慧娴,曾经担任新鸿基地产集团创始人郭得胜的私人助手长达八年。

  根据这本书的论述,当时的香港社会,基本被六大家族长和系的李嘉诚家族、新鸿基的郭氏家族、恒基兆业的李兆基家族、新世界的郑裕彤家族以及九龙仓的包氏和吴氏家族和中电集团的嘉道理家族所操纵。

  潘慧娴根据公开的经济数据和自己的切身经历,把十几年来港人熟悉的大小事件串联在一起,描绘了一幅触目惊心的超级寡头垄断香港经济命脉的景象。

  香港底层民众似乎在一夜之间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地产霸权”四个字成为了高频词汇,屡屡被民众引用。

  而作为六大家族之首的李氏家族,更是成为了众矢之的。许多港人坚信,香港社会的“沦陷”,作为既得利益者,李嘉诚肩负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长久以来,李嘉诚支持的都是梁的对手,同为建制派的唐英年。特首选举期间,李嘉诚曾公开表示,不熟悉梁振英,“就像做生意一样,不会支持不熟悉的人”。

  选举当天,在明知梁振英已经胜算在握的情况下,李嘉诚仍固执地把票投给了唐英年。

  一位熟悉当地政治的学者告诉内地记者,唐英年是标准的世家子弟,而梁振英则算是平民出身,其父是一名警员。两人迥异的背景,使得他们背后的支持者完全不同。

  梁当选后,在2012年5月的长和系股东大会后会见传媒时,李嘉诚称,如果(梁振英)推倒楼价的话,不符合港人利益,土地政策要得体、有心,顾及整体港人愿望。

  然而,线月,梁振英便推出了香港有史以来最严酷的楼市调控政策:非港人购入工商和住宅物业,需要缴纳15%的额外印花税和双倍印花税。

  作为香港房地产行业的既得利益者,李嘉诚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站到了人民利益的对立面。

  2013年3月28日,一批香港葵涌货柜码头的工人,不满工资15年来有减无增,发起罢工,前后历时40天,成为香港二战后最长的一次工人运动。

  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私营货柜码头,隶属和记黄埔港口集团,码头工人大多受雇于外判商从某种程度上说,李嘉诚并不是工人们的直接雇佣方,也非谈判对象。

  然而,工人们却把矛头直接指向了他。工人们在位于中环的长实总部门前拉起横幅:

  并把李嘉诚的大头像画成青面獠牙的“吸血鬼”模样,五一劳动节时,甚至在门前举行为李嘉诚“招魂”的仪式。

  不仅如此,罢工工人们还前往李嘉诚位于深水湾的私人住所示威。到香港去采访的内地记者,坐上出租车再提起李嘉诚时:

  “十个里头有十个一听到他的名字就会立刻大骂,甚至叫他为奸商。”

  如果说抛售香港资产是因为受到了舆论抵制,但受尽大陆政府关照的李嘉诚,为什么连大陆资产也要抛呢?

  这就不得不说李嘉诚“纯粹”的商人格局了。众所周知,2014年和2015年是中国经济增速的换挡期。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三十多年,李嘉诚搭上了改革开放发展的快车,赚走了房地产的快钱、容易钱。

  但当中国经济进入转型之时,要进行产业升级,啃下高端制造业的硬骨头时,习惯在大陆赚快钱的李嘉诚就不想继续投资了。

  因为物业的租金受经济景气的影响非常敏感,李嘉诚抛售写字楼几乎就是在告诉大家将有很大一批企业要倒闭。

  尤其是抛售北京长安街的东方广场和上海陆家嘴的东方汇经,这是中国政治中心和经济重镇的标志性建筑,都打上了李嘉诚的烙印。

  他的抛售,无论如何都被视为了一个“标志性”的事件,给中国经济换挡期带来一些负面影响。

  当时欧债危机影响深远,整个经济尚未摆脱阴影,欧元走弱,再加上英国脱欧的背景,李嘉诚觉得是抄底英国的好机会。

  2010年,李嘉诚在英国买了垄断级别的电力公司,掌控了英国30%的电力供应。

  2011年,李嘉诚在英国花300亿港币买下英国最大的水务公司,为超过7%的英国人口提供饮用水。

  2011年,李嘉诚在英国花80亿港币买下英国的天然气和公用事业公司,为英国四分之一的人口提供配气服务。

  2016年,李嘉诚买下英国拥有1700多家连锁店的酒吧Greene King,花费430亿港元。

  在疯狂抛售中国资产到欧洲买买买那些年,李嘉诚最喜欢标榜的话是这是“低买高卖”的正常商业行为。但《别让李嘉诚跑了》一文直接点明了他的虚伪之处:

  香港回归之后,整个香港精英阶层受到了大陆很好的关照,港口、基建之类的官方工程拿到手软,来大陆投资也是各种好政策。

  李嘉诚作为当时华人商界领袖般的人物,尤其占尽了先机。1978年9月,李嘉诚穿着赶制的中山装来到北京。第一次登上长城的他对媒体说:

  回归祖国的感觉确实是好啊。因为未来三十年,他凭着一手捂地就赚了个盆满钵满。

  根据公开资料,过去30年间,李嘉诚在内地开发了近30个地产项目,但仅有1/3完工了。

  比如,被长实集团卖掉成都南城都汇商住项目,从拍地到出售整整16年都没有开发完成,但最终脱手却净赚了34.51亿元人民币。

  开始时,李嘉诚先给各地政府许诺个美好愿景,说些要把这里建成个“小香港”之类的假话,顺利拿到地后,就开始以各种理由拖延施工,一直等着周围学校、医院、商业等都发展起来,转手再把地给高价卖出去。

  2020年9月,成都高新区就发布文件称,禁止高新区内金融机构对李嘉诚旗下的和记黄埔(成都)有限公司提供新增融资、贷款。

  2020年英国经济萎缩了9.8%,创下300年来经历的最大GDP降幅。李嘉诚多项投资不但没有回报,反而出现巨亏。

  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财报显示,长实集团的地产收益主要靠内地业绩支撑,被其寄予厚望的英国酒吧业务亏掉了19个亿。

  长实集团盈利比2019年少了近六成,为63.6亿港元(约合57.05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57.96%。

  面对残酷现实,“超人”李嘉诚也不得不低头,曾公开表示有意出售2018年购入的瑞银集团伦敦总部大楼。

  对李嘉诚来说,生意就是生意,既然还是中国的生意好做,那就回来呗,面子再大也大不过里子。

  可见对于这个在大陆赚了30年快钱后一走了之的商人,普通老百姓心里是有怨言的。

  但不管李嘉诚是离开还是归来,中国官方的态度一直都很从容淡定。当初李嘉诚撤资时,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就曾明确表态:

  有人走、有人来,有人看跌、有人看涨。只要中国深入推进改革、坚定完成转型、保持市场活力,就不用担心李嘉诚之后没有资本进来。

  事实证明也确实是这样的。有越来越多的资本回到了中国,认可并加入了对新能源、高端制造和实体经济的投资中去。

  李嘉诚当然也还可以回来,只不过他不能再只想着只从中国捞一笔快钱走人了,我们也不会再给他这样的机会。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