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典范 ∠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成功典范 >
钱帆:社交网络是另一只红蜻蜓 创二代在中国·红蜻蜓
发布日期:2021-11-16 02:16   来源:未知   阅读:

  接过红蜻蜓“创二代”的身份之后,钱帆找到了与父亲钱金波最好的相处方式。

  1995 年红蜻蜓品牌在温州被创立的时候,8 岁的钱帆并不知道创业者是一种怎样的职业,记忆中的童年里很少有父亲露面,“直到小学里举办的一次放风筝比赛,我才对红蜻蜓有了第一次印象”。

  当时已经在温州当地颇有名气的红蜻蜓,成为了钱帆所在小学里这场风筝大赛的赞助商,让学校的天空里飞满了“红蜻蜓”。从老师的口中,他才知道了始终忙碌的父亲,从事的是一份怎样的工作。

  “小时候我大多跟着奶奶在一起。我们父辈那一代(创业者),真是在非常艰苦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我父亲他先是做木匠,也做过理发师,后来卖皮鞋,直到 1995 年才真正成立企业,也就是‘红蜻蜓’。” 钱帆说。

  少年时,钱帆在英国生活了 7 年,读完高中和大学回国。他首先遵从自己的意愿去投资公司工作了两年。接着,钱帆进入到了红蜻蜓的企业架构当中。三年的时间,钱帆在公司内部的核心部门转了一遍,设计部、采购部、研发部、销售部的经验,都成为了他走上管理岗位前的铺垫。

  在一切就绪之后,钱帆以“创二代”的身份,把儿时那根牵着风筝的线真正握在了手中,开始重新构建自己与父亲、与品牌创始人、与一家已经有了 20 多年积累的企业之间的关系。

  一旦深入到企业的运作当中,和父亲的交流陡然变多了起来,这时曾经在童年时期相对陌生的父子,因为共同的事业拥有了成年人之间更成熟的关系。钱帆说父子俩会一起逛街,在买东西的过程中,完成一轮对当下时尚市场的考察。“父亲比我还潮”,在钱帆看来,父亲开放、包容,从不拒绝新事物,而且两人的逛街让自己很是得益,“他教会了我应该观察些什么”。

  回到办公室,父亲成为了循循善诱的导师,钱帆回忆,“刚开始回来工作的时候,工作上的一些问题,我会告诉父亲说我想怎么做,而他会告诉我你可以有 A 选项、B 选项、C 选项,对于我来讲,父亲给了我建议,也给了我自己选择的空间。最后不管我选择了哪个选项,结果如何,父亲都会坐下来跟我分析当时每一个选项的利弊,即使这个事情错了,也不会在最开始就限制我,会让我去尝试”。

  钱帆的记忆里,两代人的交流里几乎没有过冲突,上一代不执着于指挥,下一代也没有执拗的倔强,都是商量着来,“以沟通的姿态交流”。

  两代人所面对的时代和市场显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钱帆印象中,“以前衬衫皮鞋是最时尚的”,而当下,“休闲”变成了最大的需求。年轻消费者们有自己的主意,需要时尚、需要休闲。

  这两年,权力开始向钱帆过渡,钱帆用更偏运动化和休闲化的产品推着品牌往年轻化的方向转型,追求国民品牌“国潮”化。他着重马丁靴这一单品,在红蜻蜓的传统强项“皮鞋”与年轻化设计中找到平衡,在众多新品牌的夹击中营造新的增长曲线 年,鞋服行业在新冠疫情中受挫强烈,红蜻蜓 4000 多家线下门店处于关闭状态。而很快在 3 月份,钱金波以“波波大人”的昵称出现在直播间带货,直接促使了红蜻蜓品牌业绩与市值的同时暴涨。时任公司副董事长的钱帆随后被确认是这一系列策划背后的功臣。钱帆很敏锐地抓住了社交网络的机会,在他带领下,不到一周的时间,红蜻蜓筹划出了一套完备的线上营销方案,拓展传统营销思维,更多地拥抱了现代化的营销方式,为企业创造了巨大的价值。也正是因为在这一轮数字化转型中所显现的能力,钱帆在父亲的护持下被聘用为公司总裁。

  所谓的“创业容易守业难”,在钱帆多年来的实践中,并不成立,“都很难,做企业没有容易的事”。拥有 26 年历史的红蜻蜓,需要维持好它的存量市场;未来的红蜻蜓,需要创造新的增长。钱帆说:“对于我现有的角色来讲,其实我既在守业,同时也在创业。”

  更何况,背负着“创二代”的标签,一举一动都在聚光灯下,世俗的心态一方面期待着根植于中国的品牌百世流传,一方面揣着看客的心思等着“富不过三代”的应验。

  2021 年 34 岁的钱帆面对镜头已经有了企业家的从容,你能从他沉稳的语气和坚定的眼神里感受到他的野心,他讲话声音不大,轻柔但有力:“人们叫我们‘创二代’,在享受父辈创造出来的财富的同时,我也希望能够把这份事业传承下去,给第三代、第四代、第五代,同时,也让这份财富,能够持续为社会创造价值。”温州有句老话,“早上当老板,晚上睡地板”,家业传到“二代”,钱帆显然已经告别了那种具象的“苦”,但漫漫路上,温商始终传承的创业精神将守护着红蜻蜓的故事,持续讲下去。

  钱帆:我小时候跟父亲接触的时间很少,在我幼儿园到初中,甚至是高中的阶段,父亲都在创业的过程中,我基本从小都是在学校或者老师家里寄宿的,所以也培养了我自身相对比较独立的性格。

  其实我是在小学的时候才知道父亲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那个时候学校举办了一个风筝大赛,每个小朋友都会拿一只红蜻蜓的风筝去放飞。老师告诉我这个比赛就是我父亲赞助的,我才知道原来他在做一个叫做红蜻蜓的品牌,这是我第一次对“红蜻蜓”有印象。

  《出色WSJ.》:当你也进入到红蜻蜓工作之后,和父亲的关系有什么新的变化?

  刚开始回来工作的时候,工作上的一些问题,我会告诉父亲说我想怎么做,而他会告诉我你可以有 A 选项、B 选项、C 选项,对于我来讲,父亲给了我建议,也给了我自己选择的空间。最后不管我选择了哪个选项,结果如何,父亲都会坐下来跟我分析当时每一个选项的利弊,即使这个事情错了,也不会在最开始就限制我,会让我去尝试。

  现在我在企业将近有八九年时间了,也做了总裁,有了更多的自主权,做了很多创新业务,包括孵化新平台、创立潮牌和电商品牌等,会按照自己的策略去经营这个公司。现在来说,父亲会更多扮演顾问的角色,给我很多支持。

  钱帆:冲突在我们的身上发生得比较少。我父亲是一个很开放的人,我们经常一起逛街、买东西,他喜欢的很多东西其实比我还“潮”,我们沟通起来很少有所谓的“代沟”。而且因为我们热爱的东西比较类似,反而交流里面会有更多相互促进的东西。

  钱帆:我父亲那一代人,真的是在非常艰苦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在他 1995 年创立红蜻蜓之前,他唱过古词,做过木匠,也做过理发师,经历很丰富,直到 20 世纪 90 年代遇上了市场经济的机遇开始做鞋,才真正走上了品牌之路。

  我们温州有句老话,“早上当老板,晚上睡地板”,这实际上就是温州人的特质,是温商始终传承的一种创业精神。

  钱帆:留学给我带来最大的价值,是对多元文化的了解,因为英国本身有非常多的人种,能够接触到很多国家的文化。

  我们这批 80 后其实算是比较早去英国的一批,在英国生活的这几年,购物是我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影响到了我自己对于时尚的喜好,同时也帮助我了解国际上一些品牌在产品背后的文化和历史,对于我后来从事时尚行业,起到了很好的铺垫作用。

  《出色WSJ.》:作为“创二代”,如何将父辈传承下来的老品牌与新市场接轨?

  钱帆:对于 1995 年创立的红蜻蜓来讲,它的消费客群和渠道是有时代的印记的,相比于完全从当下潮流文化里成长起来的新品牌,还是会有一些历史的包袱,传统品牌的转型还是需要一个漫长的周期。

  目前我所做的就是让存量市场的保有和新品牌的成长同步进行,我们今年发展了硫化鞋的品牌,也跟国外设计师合作了潮牌 TheVWL,关注绿色生活方式、环保永续用料,把红蜻蜓这个品牌丰富起来,形成一个多品牌矩阵的概念。《出色WSJ.》:在国潮的潮流下,红蜻蜓会发展成为一个新的国潮品牌吗?

  钱帆:我觉得现在的红蜻蜓是一个国民品牌,未来努力的方向则是成为一个好的国潮品牌。

  早年间我们传统品牌的思路还是做市场,更多是消费者喜欢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没有真正在做品牌文化和品牌价值,而国潮恰恰就是要在产品中去输出中国文化,适应和提升主流年轻消费客群对于文化认知的喜好和理解。所以我们也在积极转型,去成为引领中国文化价值的国潮品牌。

  钱帆:对于我现有的角色来讲,其实我既在守业,同时也在创业。拥有 26 年历史的红蜻蜓,需要维持好它的存量市场;未来的红蜻蜓,需要创造新的增长。创业和守业同时进行,其实两样都是挺难的事情。

  人们叫我们“创二代”,在享受父辈创造出来的财富的同时,我也希望能够把这份事业传承下去,给第三代、第四代、第五代。有这种责任在身上压着的时候,无论哪种身份要做好都是不易的。

  钱帆:在我小的时候,家庭也不是那么富裕,现在条件逐渐好起来之后,会越来越觉得,财富本身只是一个数字,如何运用财富让它去产生自我的价值,通过财富去回报社会,去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才是最重要的。



Power by DedeCms